沙巴sb体育_沙巴sb体育注册【官方网站】

中国翻译弗洛伊德第一人:章士钊

2021-07-08 13:03
来源: 沈阳日报
作者: 谵小语

 

章士钊译《茀罗乙德叙传》书影,商务印书馆1930年版。

  □谵小语

  开栏语

  清末以来,沈阳可谓一座风云际会之城。除却奉系张氏父子坐镇帅府的各种史话、轶闻之外,作为东北政治经济文化中心,这里还发生过许许多多鲜为人知的故事,或为中原地区宏大叙事的序章,或为波澜壮阔历史画卷的跋尾。那些人,那些事,有如鸿泥雪爪,有如吉光片羽,在这片土地上隐现着至今依然耐人寻味的端倪与踪迹……本版自即日起为您讲述风云人物在沈阳的那些传奇过往。

  热播剧《觉醒年代》开篇伊始,行严先生就登场了。行严,是章士钊先生的字。他对中国共产党主要创始人陈独秀、李大钊等革命先驱大有提携、助力之功,后来曾任北洋政府司法总长、教育总长,新中国成立后历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、全国政协常委和沙巴sb体育馆长等职。

  章士钊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传奇人物,跨界于多个领域,是著名的民主人士、学者、作家、教育家和政治活动家。除了陈独秀、李大钊之外,他和孙中山、段祺瑞、杜月笙、张学良以及蒋介石、毛泽东等人之间都有着不同寻常的交往。上世纪三十年代初,他更曾执教东北大学,尽管在沈阳生活不到两年,却在这里留下了深深的履痕。

  在《觉醒年代》中,把章士钊和李大钊、陈独秀、汪孟邹、高一涵、胡适、易白沙等人紧紧联系在一起的,是《甲寅》杂志,那我们就从《甲寅》说起。

  1911年,武昌起义胜利,在英国阿伯丁大学学习法律、政治兼攻逻辑学的章士钊归国,当时他的最大理想就是在中国办一份类似英国《旁观者》那样的政论杂志。但是,由于袁世凯的政治专制和舆论控制,迫使章士钊等大批知识精英东渡日本。1914年5月10日,章士钊主编的《甲寅》创刊于东京,出版四期后停刊半年;第五期在上海复刊,由汪孟邹创办的亚东图书馆发行,出版六期后停刊;1917年1月,由章士钊、李大钊、邵飘萍等人编撰的《甲寅日刊》在北京创刊;章士钊任段祺瑞执政府教育总长后,又于1925年7月11日在北京出版《甲寅周刊》。

  1926年,震惊全国的“三一八”惨案爆发。一时间,曾开除刘和珍、许广平等6名学生运动领袖的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校长杨荫榆、已由教育总长转任执政府秘书长的章士钊等都成为众矢之的。一个月后,段政府倒台,奉军进入北京。退出政治舞台的章士钊退居天津,继续出版《甲寅周刊》,并以该刊为阵地反对新文化运动,反对白话文和新文学,反对“欧化”,引来新文化阵营的激烈批评。

  其实早在“三一八”之前,鲁迅就曾因“女师大风潮”事件撰写《论“费厄泼赖”应该缓行》,驳斥林语堂、周作人等人的观点,痛骂段祺瑞、章士钊为“落水狗”,章士钊也因此恶名远播。鲁迅和章士钊等人的一大分歧在于,是否允许和鼓励学生参加政治运动。

  1926年2月,鲁迅在《国民新报副刊》上发表《古书与白话》一文 ,后收入《华盖集续编》。文中引用了“下意识”一词。据该词条注释,章士钊在《再答稚晖先生》中曾说:“近茀罗乙德言心解者流。极重 Subconsciousness 之用。谓吾人真正意态。每于无意识中发焉。而凡所发。则又在意识用事时正言否之。此人生一奇也。”心解,即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。章士钊的那篇《再答稚晖先生》发表在1926年1月的《甲寅周刊》。此时距离1923年章士钊最初接触到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说已经有两三年时间了。

  1927年4月,李大钊被捕,《甲寅周刊》停刊,章士钊积极参与营救李大钊未果,此后致力于学术研究。

  1928年底,章士钊携家人前往欧洲。旅居欧洲期间,章士钊与慕名已久的弗洛伊德建立联系。

  1930年4月,章士钊回国,住在天津。百无聊赖之时,张学良发来邀请。章士钊于是北上沈阳,在东北大学文学院任教授,讲授中国哲学史和形式逻辑学。章士钊当时月薪800大洋,其他教授均300左右;而蔡元培在北大改革时,如文科学长陈独秀这样的最高月薪也不过300块,当时已经非常高了。章士钊在第一节哲学史课上,为了摸清学生的底子,每人发了一张小纸条,让学生以加减号标记是否听得懂,结果有一名同学在纸条上写的是:“三一八”罪魁。后来这名学生被校方勒令退学。

  在东北大学的课堂上,章士钊经常提及西方思想,大胆运用弗洛伊德性心理学分析中国哲学史上的问题。此时他已完成了《茀罗乙德叙传》的译校工作,于1930年10月在商务印书馆出版该书,书中影印了弗洛伊德写给章士钊的亲笔信。这是中国第一部汉译弗洛伊德著作,章士钊也成为中国近代翻译弗氏第一人。

  1931年4月,东北大学进行行政制度改革,学校领导实行委员制,章士钊名列十一委员之一,并被聘为文学院院长。其间,章士钊还应邀题写了东北大学校刊刊头。

  然而,不到半年之后的一个夜晚,校园的宁静突然被几公里外的炮声打破——“九一八“事变爆发了。1931年9月18日夜,日本关东军公然炮轰沈阳北大营。第二天上午,身在北平的张学良召开东北外交委员会紧急会议,商讨对策,顾维钧、汤尔和、汪荣宝、罗文干、王荫泰以及章士钊参加,会议遵从了蒋的指示,不抵抗,同时上报国联,寻求道义上的正当性和法理上的有效性。此时,日军却已经迅速占领沈阳。1932年2月,东北全境沦陷。东北大学师生陆续撤往内地,章士钊却再也没有回到讲台,他受张学良之托去上海筹办律师事务所,联络各方人士。

  1932年10月,章士钊怀揣张学良交给他的一万块钱南下上海。章士钊到达上海不久,同顾维钧一起乘坐张学良专机抵南京又转往沪上的徐志摩,在返回北平途中因飞机失事遇难,章士钊作挽联悼念:“器利国滋昏,事同无定河边,虾种横行,壮志奈何齑粉化;文章交有道,忆到南皮宴上,龙头先去,新诗至竟结缘难。”第二年陈独秀被捕,章为其作法庭辩护,其辩护词至今是法科生学习的文本。

  作者简介

  谵小语,作家,媒体特约撰稿、评论人。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、辽宁省文艺理论家协会会员、辽宁省法治文化研究会理事。文字见于《中华读书报》《社会科学报》《文汇报》《中国周刊》《新周刊》及光明网、中国社会科学网、人民论坛网等媒体,出版个人随笔集两部。

相关链接

Baidu
sogou